+ www.sx3377.com欢迎您!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工作动态 > 深度报道

段长“周憨直”

信息来源:潜汉分局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0-20 09:10:13    浏览次数:

   (张动恒)在江汉平原,若是一个人的行为方式单纯直率到不计半点私利,那么,人们常会给他冠上这样一种称谓——憨直。



    在潜汉分局的高石碑管理段,与洪水搏击二十余天的段长周钰恒,就是这样一个有名的“憨直”。





就得冲在最前面


    10月7日清晨,天才蒙蒙亮,当众多人还沉浸在国庆长假的舒适梦中,周钰恒已带着段里的同事,一脚深一脚浅地踩着雨后的泥巴路,又开始了新的一天巡堤查险。



    “引江济汉船闸下闸首右侧的土石结合部有些异常,但我们拿不准,麻烦周段长派人过来指导!”7时,一通急电将宁静打破。



    电话尚未挂断,周钰恒已带着同事们迈开步子。



    确实有问题!显然,眼前的这处土石结合部湿得比别处更甚。但到底是雨水,还是冒水?拿不定主意的周钰恒蹲下身子,拨开草丛,却见清水汩汩而出!



    和同事们短暂商议后,他迅速招呼距离最近的防守人员,“你们赶快向指挥部报告情况!”年轻的防守人员显然第一次遇到这般问题,脸都吓白了,周钰恒见状赶紧掏出手机,按下1号快捷拨号键,向市汉江防汛指挥部详细报告了险情并寻求支援。



    听说最快的技术人员至少需一个多小时才能赶到现场,心急如焚的周钰恒立即又向指挥部下设的险情处置组去电,最终确定了采取“无滤层减压围井”的处置方法。



    此时恰逢附近村组的防守劳力已受命尽数前往民垸堤进行防守,身在现场的周钰恒没有观望等待,而是果断行动:他一面让先前那名防守人员赶紧叫人,一面招呼段里的同事,“老乔你过来先在这看着点,邱阳和贝贝去那边挖土装袋,咱们一块儿靠墙筑一个半圆围井。”



    扛回第一个土袋后,周钰恒发觉自己身着的这件雨衣太过笨拙而致使行动迟缓。脱!他不假思索地解下雨衣,赤膊上阵。正在一旁堆砌土袋的副段长乔兵友怕他感冒,赶紧劝他,“你是段长,现场指挥就行了,不用你亲自动手。”



    “我不光是段长,还是党员咧,这个时候就是要冲到最前面!”话音未落,他又返回去扛下一个土袋,只留下一道极具骨感的背影。



    一小时后,随着最后一袋土的压实,一个半径约1米、高约0.6米的半圆围井终于紧靠墙壁堆砌而成。





少了多了都不行


    10月9日凌晨,铃声大作。半闭着眼的周钰恒条件反射似的一把摸到置于床头的手机,迷糊中按下了接听键。



    “长市民垸堤500米处的排水闸船闸出现险情,需紧急调用你处的砂石储料。请全力配合!”高石碑镇党委副书记金晓春的焦急硬是穿透了电波。



    被电话惊醒的周钰恒顿时睡意全无,下意识看了看手机:2时40分。此时,窗外的夜犹如被浓墨泼过了一层又一层,没有半点光亮。



    周钰恒随手披了件外套就出得宿舍,赶紧打电话将这一情况向分局局长谢拥军作了汇报。得到“特事特办,及时补全手续”的指示后,周钰恒返回职工宿舍,但见忙活了一整天的同事们正横七竖八地躺在各自的行军床上酣睡,看了又看、想了又想的他,着实不知该叫醒谁。



    最后,他摇醒了年轻的副段长王贤尧,“船闸那边出了险情,需要调用我们的砂石储料,但开仓至少需要两个人,老乔、老李年纪大了,要不咱们去一趟。”正当两人轻手轻脚穿衣穿鞋时,分局下派的技术专家李锐敏也直起身来,“我熟悉情况,我跟你们一块去。”



    来到备料石仓,打开仓门后,周钰恒率先帮着前来运输砂石料的劳力转出了第一方瓜米石,同时不忘叮嘱副段长王贤尧对所有出仓物料做足详细记录。



    “这么过细干嘛?差不多就行了呗。”运输司机递过来一根烟,大感不解。



    “那可不行!少调一方石头,可能关系到险情处置的结果;多调一方石头,我这仓库里的物料数量就对不上了。”周钰恒用力地摆了摆手。



    “反正都是国家的东西,调少了我们再来拖,调多了上面自会补。”搬运工也过来帮腔。



    “正是国家的东西,错一方(石头)都不行!”周钰恒义正辞严,眸子里满是坚定。



    顶着一波又一波袭来的乏意,坚持办完了最后一项移交手续的周钰恒,才摇摇晃晃地最后一个走回段里。



    此时,天已大亮。





打个下手没问题


    10月10日上午,素来被段里同事戏称为“黑眼圈浓得要跟大熊猫成亲戚,一张脸白得要和刚刷新的墙壁有一拼”的周钰恒真撑不住了。



    “淋了雨,受了凉,又熬夜,就是个铁人也扛不住啊。”请来的这位镇卫生院的大夫禁不住感慨。



    可即使是被强行按压在行军床上,周钰恒依旧固执,坚决拒绝输液,只同意按时吃药,理由是“水没退,万一出个险情,随时得有人上。”



    同事们一个个上堤巡查去了,头脑昏沉的周钰恒却在行军床上翻来覆去,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

    等上厕所回来,途经厨房的他灵机一动,“虽说是上不了堤,但洗个菜、切个菜什么的,这我总能做吧。”



    眼见他准备在厨房捣鼓,留守在段里的女职工胡琪慧赶紧劝他,“周段长,病了就好好休息,这种事有我们呢。”



    “我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小伙打打下手,这能算个啥。不用管我,你在值班室注意接听电话,关注好水雨工情,可别误了大事。”周钰恒努力在那张本已苍白如纸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,顺便用力把胡琪慧推回值班室。



    系上口罩,戴上手套,周钰恒感觉自己又生龙活虎起来。他坐在小凳上认真理清一片片菜叶,倚在案板前仔细切出一条条肉丝,却任凭额头上虚汗直冒。



    待同事们中午回到段里,他迎面先是一句道歉,“对不住大家了,实在是能力有限,只能打个下手帮点小忙。”



    不少人背地里都叫他“周憨直”,家人也曾心疼地劝他,作为段长,可以多指挥引导别人做事,少亲力亲为埋头苦干,太憨太直的人讨不到半点好处,只会让自己吃亏。



    “我吃点亏,国家就能不吃亏,单位就会不吃亏,同事也能不吃亏。当这样的‘憨直’,多值啊!” 没曾想,党龄不足半年的周钰恒却打得一手“好算盘”。



    或许,这场来势汹汹的汉江秋汛之所以服气服软,正是因为它瞧见了汉江堤防上有这样一群“周憨直”式的水利人吧。


编辑:刘顺琦   审核:舒先奇       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关于我们

主办单位:www.sx3377.com 总机:0728-6435666 备案序号:鄂ICP06013766号 

网络维护:www.sx3377.com信息中心 地址:湖北省潜江市章华南路33号(433100)